文章專區

茶訊眾多優秀的美女 回上一頁

好像我是被時光拋棄了,在一年一年中規中矩的生活中,我還記得機器貓是如何打開任意門把大雄帶回兒時的,而有一天再打開電視的時候,機器貓已經不再叫做機器貓了,人們把它稱作,多拉A夢;我還記得一塊錢一包的小浣熊裏面的水滸英雄卡,還有一張沒有集齊,而有一天,商店的服務員告訴我小浣熊已經在市面上消失很多年了。我還在夢裏,以為等自己按部就班的完成了學習的任務,小五還會趴在玻璃上看我,鼻子扁扁的大眼睛的小胖子,我其實已經很多年沒再見過他了。
 
  十六歲下了雪的冬天,我站在初中學校的門口,看見小五遠遠的站在那裏,手中夾著一根燃了半截的煙。他戴著個黑色的棒球帽,穿了單薄的卡奇色外套,肥大的牛仔褲,褲腳拖拉在灰白的運動鞋上被磨的脫了線。我只是站在那裏,無法動彈,周圍很吵,雪大片大片的落下來,落在我的睫毛上面,很涼。小五看到我,把煙扔在一旁,走過來說,我來接妳回家。

最新消息


本網站最低解析度1024X768dpi,建議使用Microsoft IE 6.0以上版本瀏覽 外送茶集團 版權所有 © 2013 外送茶集團 網站地圖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