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專區

茶訊性感出擊挑動你最深處的渴望 回上一頁

 
    她家和我家之間只隔了一座不高的土坡,要是我們各自站在屋頂,都可以互話了。偶爾我會去她家,或者她來我家,美其名曰壹起溫習功課,事實上是打著學習的幌子,沒心沒肺地玩耍。那時候我們的眼眸還算是比較清澈,沒有太多的壓力和憂傷,曾經穿著校服一起在豆苗叢中拍照,一起沐浴純美的夕陽,一起追逐飛舞的蝴蝶,一起采摘散開在路邊的小花。直到初三,我們分開了,不過也在同一層樓的教室,我們各自有了新的朋友,在一起的時間少了,但是一有美好的事情,還是會互相分享。我的性格有點野,她是乖巧溫順的,在這認識20多年的時間裏,我們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事情吵過架。
 
  高中以後,我們去到了不同的學校,很難得見一次面,那時候我們都還沒有手機,不會上網。她偶爾會給我寫信,告訴我她在新環境下的不適,我會把小說裏的故事說給她聽,以及我那天馬行空的想法。她總是無條件地信任我,支持我。

最新消息


本網站最低解析度1024X768dpi,建議使用Microsoft IE 6.0以上版本瀏覽 外送茶集團 版權所有 © 2013 外送茶集團 網站地圖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