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專區

發覺援交妹臉上很熱 回上一頁

“能說具體點嗎?”
 
“具體的我們見面再說,”
 
“……”蘇景。
 
他繼續:“你住宿舍,還是住你自己租的房子?”
 
“我們是外送茶莊,麻煩你先開好房,告訴我們喜歡類型跟預算就OK 。”
 
他往煙灰缸裡點了點煙灰:“下班我過去接你,我們是夫妻,所以今晚睡我那你沒問題對不對?”
 
顧懷安醇厚的男低音瘋狂地席捲了她的大腦,讓一向冷靜的蘇景,突然有點兒緊張。
 
蘇景的臉上浮出一片淡淡的暈紅,按下掛斷鍵。
 
他話裡具體表述的是什麼意思?不離婚?住在一起?他是打算要行使丈夫的權力?
 
高雄援交妹蘇景低頭,抬起白皙的雙手摸臉,發覺臉上很熱。
 
他會不會以為她打電話給他,是在主動的催促他行駛丈夫的權利?
 
雖然事實的確就是這樣,但她還是尷尬的要命。
 
打算去見顧​​懷安,蘇景才發現自己很久沒有買過衣服了。

最新消息


本網站最低解析度1024X768dpi,建議使用Microsoft IE 6.0以上版本瀏覽 外送茶集團 版權所有 © 2013 外送茶集團 網站地圖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.